一碗糖水的时间

  • 时间:
  • 浏览:77次
  • 来源:无极荣耀 网址:http://www.geibook.com

我将卧室的窗户打开,夜风微凉,带着残夏的暑气,温度刚恰好。极目远眺,远处的高楼闪着霓虹灯,种种颜色的灯光不停的交替,像一场无声影戏,将这夜衬得格外平静。

直到桌面上 咣当 一声响起,我转过头,只见父亲腼腆的笑着说, 欠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父亲和我说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套了?

没有。我刚刚看书看累了,想看看窗外放松眼睛而已。 我不在意的说。

我竟望着那霓虹灯发呆到竟然连父亲进来了也不知道,是父亲走路太小声了,照旧我太入迷了?

我把眼光停留在他刚放下的杯子上,问他, 这是?

糖水。 父亲说, 我记得你挺喜欢喝绿豆糖水的,就给你煮了一些。

想想今晚,自从七点钟和家人吃完晚饭后,我就窝在房间里温习备考资料,虽然考试重要,但也不能忽略了亲人。

我从桌子上拿起那碗热气腾腾的糖水,说, 我到客厅去喝。

父亲没说什么,也随着出了卧室。

父亲把电视也关了,客厅平静得一片死寂,我只听到空调运作时发出的声音。

爸,你怎么不看电视呢? 我问他。其实我知道,父亲是怕电视节目的声音影响了我温习。

看累了,就不看了。

父亲最近一直在追一个电视剧,因是网络电视,随时搜索随时看。用饭的时候,他还看得入迷。

我坐在沙发上,将糖水端在手中,用调羹舀了一勺。

很好喝。

我看到父亲脸上喜悦的笑容。

父亲也坐了过来。一时间,我竟不知和父亲说些什么好。

人一长大,就会把想说的话选择性的说给别人听,亲人也不破例。每小我私家都有自己的秘密,每小我私家都想自己扛下一些事情。

父亲说, 今天小区来了位收废品的阿姨,我把积累在阳台的纸皮卖掉了。

卖了几多钱?

六块。 父亲说, 纸皮接纳价才三毛钱一斤。

父亲接着说, 那一堆纸皮里,最大谁人纸皮是你从网上买的行李箱的包装箱,放在阳台的时候,用来装其它的纸皮,还装不下呢。今天谁人阿姨称的时候,把所有的纸皮都压扁了,然后用绳子绑在一起,用老式杆称来称重量。我和她说,不用压扁,直接用称上的铁钩勾到纸箱里,一提就行了。她说必须得压扁,否则体积太大,占太多空间,她的车放不下。

父亲打开了话匣子,我不想让他停下去。

我问, 她是上门收件吗?那得多辛苦。

没,是我拿下去的。 父亲说, 我中午下班回来,看到她开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停在小区门口,车头挂着一张写着 接纳废品 的白纸。于是我问她, 我家里有废纸皮,我拿不下来,你愿不愿意上楼拿。 她说如果她脱离了,就没人帮她看车,所以废品要我拿下去。

我边听边想,父亲他一定很盼望有小我私家能听他分享他今天的所见所闻。我庆幸我走出了卧室,我庆幸我坐在客厅里。

我手中的糖水还没喝完,父亲的话还没讲完。

她停在小区大门口,保安不赶她吗? 我问。

刚开始没有赶。她那辆车停在小区的大门旁,很挨着大门,厥后有辆业主的小车要进来,她的三轮车恰好盖住了车道,她只能推到旁边。当那辆车进入小区后,她还想推回原位,保安就不给了,说是盖住收支的路了,她这么推来推去也贫苦。

原来嘛,这里不给外来车辆占位是正常的,更况且还盖住车道,保安起初不赶她也是因为她没阻碍车辆收支,生活不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但现在盖住路了,保安得做事了,否则保安会被投诉的。

所以,各行各业,各有各的难处。

我将碗里最后一口糖水喝完,余尤未尽。

我问, 另有糖水吗?

父亲喜笑颜开, 有,在锅里热着。知道你爱喝,所以煮多了点。我帮你盛。

我起身拿起碗往厨房走去, 我自己来。

从厨房里出来,父亲还坐在沙发上,见我出来,他问, 我薄暮买了新鲜的苹果回来,要不要尝一个?

和父亲一同坐在沙发上,聊着随时从脑壳里冒出来的、毫无主题的内容,挺好的。

猜你喜欢

我的父亲写春联

父亲虽然去世多年了,可是他每年春节前帮乡亲们写对联时的情景,依然定格在我的影象里,挥之不去。父亲虽然只是一位普通的农民,但在谁人年月父亲也相应读了些书,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那

2019-05-03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117次

一碗糖水的时间

我将卧室的窗户打开,夜风微凉,带着残夏的暑气,温度刚恰好。极目远眺,远处的高楼闪着霓虹灯,种种颜色的灯光不停的交替,像一场无声影戏,将这夜衬得格外平静。直到桌面上咣当一声响起,

2019-04-27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7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