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惹人醉,细雨夜朦胧

  • 时间:
  • 浏览:60次
  • 来源:无极荣耀 网址:http://www.geibook.com

编辑荐:一路的风物在细雨中显得越发地迷离,小桥的止境,撑着伞的女子还在等候迷路的情郎。

北方的春往往要比南方的春天来得迟一些。当南方的四月芳菲落尽之后;北方正是一片五彩缤纷、枝丫群芳的情形。那压着韵的幸福也在心田开始停留。

一场贵如油的春雨从天边徐徐走来,悄悄落下。天空变得异常澄澈。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出水,每一寸都穿透心房。青石板的漏洞中到处都是求生的小草,走过之处,我都是小心翼翼地抬脚,生怕一不小心踩疼了它。这世界优美的生怕捧在手里碎了,含在嘴里化了。

站在这个季节里,面临着满世界的生命,满世界的绿,满世界的生龙活虎,满世界的诗情画意,人往往会感动地情不自禁落泪。生命之美,生命之纯,生命之真都是眼中的深情,鼻尖的芬芳,指尖的温暖。徜徉在这个季节里,生命获得了更高条理的升华。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喜欢那蒙蒙烟雨之中娇艳欲滴的玉兰,碧玉妆成的杨柳,枯藤老树上抽出的嫩芽,稀碎皎洁的樱花,容光焕发的东风,微波粼粼的河水;你听,那拔出地表,努力生产长的声音多像是爱人耳畔的柔声细语。每一声都能让人陶醉。

若有一个闲适的心情,抛下所有的俗事,轻装上阵,从山中慢悠悠地穿过,心一定能猎取到大自然最原始的气息。这边是玲珑剔透的桃花林。白的粉嫩,粉的白嫩;那里是纤细修长,一排排刚抽出鹅黄色嫩芽,迎风垂摆的榆树;农家小院里,梨花千树万树地蜂拥而绽;像一位位蒙莎的女郎。小土鸡排成队,一路高歌,一路悠闲,自在独行地展翅欢悦。仰起脸,细雨润肤,每一滴都与心田的气息相融合,现实不在伤心,生活不在轻易。

夜晚的丁香蕴藉而娇羞地开放着,每一朵都是回不去的初恋。那高尚典雅的紫色花瓣是你曾带着忧郁的眼眸。我从你的身边轻轻走过,听到你还在唱那不老的歌谣。弯下腰,拾捡生命,那些被时间的车轮碾压过,至今都不愿原谅的人和事,那些结在大脑和心尖上铭肌镂骨的伤疤,在一场雨中零完工了一道奇特的风物。促使你思维转变的或许不是时间,但一定是某一个恰好契合的瞬间。

一路的风物在细雨中显得越发地迷离,小桥的止境,撑着伞的女子还在等候迷路的情郎。蒙蒙细雨,心事在她的河里婉转,夜雨在她梦里缠绕。那滴落的春景落在诗人的纸上,惹得游人醉了,情人哭了。

猜你喜欢

他的生命像一朵蓓蕾

往日某一刻,我的生命像一朵蓓蕾,所有的芬芳都贮藏在花蕊里,现在它已芬芳四溢。泰戈尔几年前,我一小我私家到了云南旅游,途经一片清山绿水中,坐在湖边,浏览着争妍斗丽的花儿,听着雾中

2019-04-29  分类:原创散文  浏览:6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