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道

  • 时间:
  • 浏览:69次
  • 来源:无极荣耀 网址:http://www.geibook.com

荆棘道上深邃的星空,它含情脉脉地望着你,透过空气,可以看到它蕴含的无数秘密。深沉,神秘。国、城、镇、乡,我的家在乡。这里很静谧,没有满街鸣笛的喇叭声;这里很淳朴,没有大街小巷的霓虹灯;这里很动听,纵然没有高级的西洋管弦乐 在我渡过的时光里,我生活在这里,也刻下许多奇特回忆,奶奶,荆棘道。

清晨透过窗户,翠绿的竹园被晓雾缭绕着,像新娘头上的那一层纱。直到阳光逐步升起,用热量作用它们,才逐步散去。青山绵延,叠嶂层峦,溪水叮咚,清澈见底。奶奶起早贪黑,黝黑的皮肤,缭乱的头发,弯曲的身影,何等熟悉。她用平和的口吻说 恬,我们快点去拔野山笋吧! 虽然我懵懵懂懂,但我也颔首示意。从鸡窝旁扯出两只喂完鸡食的麻袋,一把镰刀,我们走上了熟悉的小路。 春天到了,万物苏醒。原本那光秃秃的土壤路旁冒出了点点嫩绿,那点绿的尖头另有点光线,恰似是露珠在阳光下淘气反射。只有走过矮泥墩才到野山笋的目的地。

一年又一年,这里的变化真快。每年我和奶奶都市来,但似乎今年我们来的最早。照旧一路的荆棘,跳下土墩儿,放眼望去全是半枯萎的荆棘,它们犹如恶魔相互缠绕,棕红棕红,一条荆棘上都伸张出无数颗绣花球针般的棘,近看也像奶奶篮中的毛线球,被淘气的小猫撒在地,上乱无章,看着这条必经之路,我们必须勇敢地将它们斩断并挪开,才气到达目的地。

我正要从奶奶手中拿过镰刀,她一皱眉头,似乎猜到了我要干什么,说 你就乖乖在这站着,我去把它们砍了。 我点颔首,但心中仍有些忐忑不安,究竟奶奶也年迈,不像以前那般年轻灵活了。只见奶奶从裤袋里掏出一双发黄的手套,套在手上,右手镰刀,左手拿起一把荆棘,把镰刀往荆棘根上割,汗珠从她额头面颊滑落,她把切断的荆棘往一边扔,再隔绝,再扔 奶奶转过身向我笑了笑,我清晰地看到奶奶的面颊已被划出一道道血痕,我马上愣住了,连忙喊 奶奶,您受伤了,我们不砍了,回去吧! 奶奶坚决地摇摇头,执着的奶奶继续往前走,把那邪魅的、张牙舞爪的荆棘通通清理,斩出了一条荆棘道。

半个小时后,我顺着和风走了已往,我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感受到了奶奶的痛,也能体会奶奶那无所畏惧、坚韧不拔与勇敢的心。虽然目的地是野山笋区,但我认为路途中的荆棘道才是最别致,最漂亮的风物,它们是那么铿锵有力。冥冥之中,奶奶教会了我许多工具,它不像课堂上的知识那么华美,可以粉饰自己,它却是朴素生活最平凡的真理。 路,在荆棘中延伸,而路也在脚下。荆棘道看不到花的新鲜,闻不到草的清香,只有杂木的腐烂与枯黄。也许你会望而却步,因为你怕痛怕脏,但在疼痛中才会看到希望,学会坚强。

猜你喜欢

荆棘道

荆棘道上深邃的星空,它含情脉脉地望着你,透过空气,可以看到它蕴含的无数秘密。深沉,神秘。国、城、镇、乡,我的家在乡。这里很静谧,没有满街鸣笛的喇叭声;这里很淳朴,没有大街小巷的

2019-05-07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7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