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我的父亲写春联

父亲虽然去世多年了,可是他每年春节前帮乡亲们写对联时的情景,依然定格在我的影象里,挥之不去。父亲虽然只是一位普通的农民,但在谁人年月父亲也相应读了些书,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那

2019-05-03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114次

一碗糖水的时间

我将卧室的窗户打开,夜风微凉,带着残夏的暑气,温度刚恰好。极目远眺,远处的高楼闪着霓虹灯,种种颜色的灯光不停的交替,像一场无声影戏,将这夜衬得格外平静。直到桌面上咣当一声响起,

2019-04-27  分类:经典散文  浏览:7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