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格格小说网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 >> 番外四

事情过去四年了, 郑可凡的心里仍然是耿耿于怀的。有些事情, 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魔灭, 有些伤痛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消散而消散。

比如他和祁晖的事, 他用四年的时间化解了自己对祁冥的爱慕, 也接受了他成为自己二嫂的事实。却不论如何也无法释怀自己被祁晖强爆的那一夜, 留下了强大的心理阴影。

现在回想起来是自己自找的,如果自己不想着给祁冥下药, 也不会被祁晖兽性大发直接上了各种道具。现在想起来,他都瑟瑟发抖。

还有就是那个孩子,云舒很可爱, 他没想到自己能生出那么可爱的孩子来。更加要命的是, 这个孩子竟然长得像祁晖。

不可否认, 祁晖是帅的。他是祁家几个兄弟里最人模狗样的, 否则也不会成为京成有名的花花公子。身边的人就没断过, 这些年男男女女,走了一波又一波。但不知道为什么, 这两年忽然收敛了。可能觉得浪荡花丛不过如此?听说是做了个什么投资公司, 郑可凡并没兴趣知道他的消息,甚至提起他来他生理上会下意识的发抖。

医学上叫这为PTSD,创伤性应激障碍。虽然他活该, 可他还是要继续生活的。看了不少心理医生,终于在自我厌弃中把黎云舒生了下来。然而在云舒出生后, 彻底治好了他对自己的厌弃。

谁让这个小家伙那么可爱?胖嘟嘟的小脸, 小嘴巴像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发梢有点微卷, 这一点是像郑可凡的,他的头发就有一点点微卷,而遗传到小云舒身上以后竟然把这萌度提高了百分之二百!他看到那孩子心情就变得异常愉悦,唇角也是止不住的上扬。

这时警察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郑先生,你可以进去了。”

郑可凡今天出来是见刘庆贤的,就是当年那个一直围绕在他身边,为他忙前忙后做各种事的刘婶儿。后面的故事,他都知道了。在很长时间里,他都无法原谅那个曾经做过傻事的自己。本来今天他是不想来的,可是有些事,总该有个了结,有些真相也该大白于人前。

因为刘庆贤得了肺癌,辗转联系上了何丹芍,给她申请了保外就医。她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儿子小青,在多次申请后,警方工作人员总算联系上了关可凡。

他起身,跟着工作人员进入室内,看了一眼形容枯槁的刘庆贤,说道:“你要见我?”

刘庆贤僵死的脸上总算有了神彩,看得出她在里面没少受苦,整个人瘦脱形了,脸上还带着伤。她上前抓住郑可凡的手,说道:“小青……我……我总算见着你了。”

郑可凡微微后退一步,虽然知道刘庆贤这一切都是罪有应得,可看着她这模样,他还是有点触动。可谁让她犯了错呢?如自己,犯了错,就得承担后果。

郑可凡开口道:“您认错人了,我不叫小青,我叫郑可凡。”

刘庆贤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抬头仔细审视着郑可凡,笑了,说道:“瞎说,娘怎么会认错你呢?”

郑可凡叹了口气,说道:“我真的不是叫小青,三十年前,你抱到黎家门口的那个孩子,是个先心患儿,您是知道的吧?他被我双亲送去M国治病,但是并没有救回来。我是……他们另外一个孩子,为了不让你背后的那个人起疑心,所以才会让我代替黎青活在这个世上。所以,你不要再见我了,我真的不是你的儿子。”

不知过了多久,刘庆贤看着眼前已经空了的房间,空洞而又浑浊的双眼,仿佛失去了焦距。

离开监狱的时候,郑可凡也算卸下了心里的一个重担。他经过玩具店门前,看到了里面的大号变形金刚,又想到了他可爱的黎云舒,立即转身进门,买下了最大的那个变形金刚。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付钱的时候心情都轻松愉快不少。

抬头却从玻璃门外看到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身影,祁晖穿着一身风衣,脖子里是一条驼色羊绒围巾。身材和气度,便在这简单的装束下衬托了出来。

郑可凡的眼神里瞬间透出几分慌乱,他下意识后退一步,却又上前一步。心道自己并没有欠他,何必惧他?如今自己的身份也被黎家众人所接受,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于是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并没有理他,转身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而祁晖却跟在他身后,一直跟到了停车场,在他钻进车门前,按住了车把手。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刚刚经过玩具店,抬头便看到了黎青。他和几年前不一样了,尤其是那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在夕阳下,显得动人且明澈。于是鬼使神差,他尾随了他。并没有别的意思,当年的事祁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不过是众多次的一次,而且是他主动送上门来的。虽然知道第二次自己做的的确过分了,可在那种情况下,药力这么猛,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郑可凡后退一步,说道:“你……干什么?”

祁晖笑了笑,说道:“为什么看见我就跑?”

郑可凡有点瑟缩,说道:“我没有!我……要回家了!”

祁晖低头看了看他怀里的变形金刚,说道:“送你侄子的?喂,上次的事儿对不起,可要不是你下药我也不至于那样。我这些年在国外,没回来过,之前没机会跟你说,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郑可凡觉得有点荒谬,祁晖向他道歉?他以前最看不上自己这个被宠坏的小儿子,殊不知他自己也是个被宠坏的小儿子。而且祁晖会给谁道歉?向来是天是老二,他是老大,无法无天惯了。他在国外遇到了什么?为什么突然这么跟他说话。

但不论他遇到了什么,都跟他没关系。更何况自己还藏了个黎云开,不能让他知道黎云开是他的孩子。毕竟,他并不想回忆起怀上黎云开的过程。

“不用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不用刻意记着他。”说着他便转身,朝车上钻去。

却又被祁晖给拦住,满是探究的问道:“你怕我?”回想起和黎青的第一次,他可是个战斗小公鸡,把个祁家闹得人仰马翻,还扬言要起诉他。那次可真把他坑得不轻,明明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玩儿不起啊?所以第二次以后,他直接没回家。第一次他那么温柔他都闹成那样,第二次还不得把天给掀翻了?

只是他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当年的斗志却仿佛完全消失了。畏首畏尾,仿佛一只瑟缩的小狐狸,他经历了什么?该不会是……当年的自己,把他弄成了这样?他承认那次他的确是把所有能玩儿得花样全在他身上玩儿了,否则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不会跑到国外去。

然后遇到了暴动,几次死里逃生,忽然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死了,似乎还有点遗憾?于是他开始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不再醉生梦死。

对面的郑可凡摇了摇头,后背已经有些发毛,他手心里满是冷汗,说道:“不,我不怕你!你走开!我儿……我哥在等我你不要再拦着我了!”

这激烈的反应有点把祁晖给惊到了,他不知道黎青当年究竟经历了什么。而在经历过被祁晖鬼畜似的□□生病一个多月又得知了许多关于自己身世的事后,他的精神就已经很差了。虽然最后确定自己也是黎家的孩子,但那个时候他已经患上了PTSD。在自己是不是黎家仇敌的事情里反复自我怀疑,让他生不如死,甚至还自杀了。

他有意识的自我调理,现在总算能正常的和所有人相处,并不想再和祁晖有任何瓜葛。于是趁着祁晖没反应过来,他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然后猛踩油门,离开了这个地方。

祁晖却站在原地半天没走,他总觉得黎青有问题,于是左思右想,尾随他来到了黎家庄园。祁晖在H市有个业务,再次入住了凯斯顿,很巧,还是那间高级套房。也许是赌物思人,却没想到他又重新见到了黎青。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祁晖想一探究竟。

于是远远的,他看到了黎青把车停在黎家庄园门前。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正领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站在门口,他隔得有点儿远,看不清。于是下车,走了过去。只见那胖乎乎白嫩嫩的小团子仿佛奔跑的小绵羊一般,微卷的头发在风中轻晃着,欢快的奔向黎青。并一边跑一边喊道:“爸爸!爸爸!你回来啦?我的礼物呢?爸爸,爸爸,我要礼物!”

黎青弯下|身来抱住那小团子,把手里的大号变形金刚递到小家伙手里。小家伙欢快的跳了起来,并搂住黎青的脖子亲了一口,开心的喊道:“爸爸最好了!谢谢爸爸!爸爸我爱你!”

祁晖却只是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眉心微皱着,若有所思。他低喃道:“爸爸……黎青结婚了?”

他转身离开了黎家庄园,在路上给他的倒子祁冥打了个电话。祁冥当然知道其中真相,于是随口提了一句:“也许……你会喜欢这个孩子,也不一定?”

当天夜里,祁晖辗转难眠,他有种预感,却觉得荒谬。于是再次给祁冥打了个电话,祁冥并不好把真相告诉祁晖。然而对方是自己的小叔,他却又不可能什么都不说。于是又提了一句:“那孩子和你长得挺像的。”

祁晖半分钟也等不得,他直接开车去了黎家庄园,敲开门后却觉得自己似乎太冲动了。沈鎏亲自接待了他,衣衫有些不整,看样子刚刚在忙。黎莫忧倒是看不出什么,他怀里还抱了个熟睡的幼儿,那孩子睡觉不踏实,总要找爸爸抱。于是黎莫忧只好把他抱了出来,一边哄着一边抬头看了一眼祁晖。

说实在的他对祁晖是挺有意见的,毕竟郑可凡是自己的亲弟弟,哪怕他有再多的错,感情上也是偏向自家弟弟的。再说那点错在他那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是想要一个男人的行为过激了。祁晖就不一样了,他是明知道对方喜欢的人另有其人,还是把他□□了,可谓不是个东西。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祁晖,就听祁晖问道:“沈先生,我听说你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是亲生的?”

沈鎏略带防备的点了点头,说道:“嗨,你消息还挺灵通。”

祁晖又问道:“那贵伉俪现在这个孩子……也是亲生的吗?”

黎莫忧摇了摇头,说道:“大半夜的你跑到我们家来质问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亲生的,没病吧?”

沈鎏:……

他还是头一回见自家媳妇对一个人这么无礼,然而对面的祁晖却没有发飙,他继续问道:“我刚刚看到黎青带着一个孩子,叫他爸爸,那个孩子……也是他亲生的?”

房间内一时间有点安静,这时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郑可凡赤脚抱着孩子闯了进来,急匆匆说道:“大哥,云舒发烧了!睡前我给他喝了退烧药,现在又烧了上来,一量烧到了39.8度。腾梓先生今晚带着两个小家伙和小郭一起去住主题乐园酒店了,能不能让沈大哥陪我去趟医院。”

旁边的祁晖却上前把孩子抱了过来,说道:“你先去穿双鞋,我带你们去。”

郑可凡刚说了声:“好,谢谢……你……怎么是你?”

祁晖摸了摸孩子滚烫人额头,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穿鞋?”

郑可凡不敢耽搁,立即去穿了鞋子,直接上车飙去了医院。云舒退下烧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他一夜未睡,包括站在窗边看风景的祁晖。他打量了祁晖一眼,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对他说声谢谢,祁晖却转过了身,说道:“你们黎家,都自己生孩子的吗?”

郑可凡攥了攥拳头,立即否认:“你别乱想,怎么可能?我们是男人!”

祁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那孩子,说道:“别急着否认,我不会拿你怎样,也不会拿你的孩子怎样。”然后他转身出了病房,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份早点,和一份儿童营养餐。

小云舒醒了,正和郑可凡撒娇。祁晖看着那孩子,总觉得他和自己长得的确非常像。黎青给自己生了个孩子?这太荒谬。可事实如果不是这样,这孩子凭空冒出来的?长得既像自己,又像黎青,除了这个缘故,他想不到别的。

小云舒抬头看了一眼祁晖,大眼睛眨了眨,问道:“爸爸,这个叔叔长得好帅!”

郑可凡满头黑线,说道:“别瞎说,你还难受吗?”

小云舒摇了摇头,说道:“不难受了,肚肚饿了。”

刚好祁晖拿来了早餐,于是便和小家伙一人一口的吃了起来。祁晖在一旁帮小云舒擦了擦唇角,他吃的口水横流,看来是真的饿坏了。

小家伙细菌感染,要观察一下才能回家。祁晖便离开了医院,拿着帮小云舒擦过唇角的手帕。并给郑可凡打了个电话,说呆会儿来接他们。

及至中午,小云舒总算可以回家了,祁晖也回来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开车把他们送了回去。下车的时候,他叫住郑可凡,说道:“虽然我猜到了,但看到亲子鉴定结果后还是很惊讶。小青……”

郑可凡满是惊怒,说道:“你怎么可以……”

祁晖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做了这个亲子鉴定。”

郑可凡摆了摆手,说道:“不论事实是怎样,云舒他是我一个人的孩子,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还有,我不叫黎青,我叫郑可凡。你走吧!好吗?”

祁晖沉默片刻,说道:“好。”

郑可凡没想到他那么好说话,转身抱着孩子回家了。回到家,小云舒还一脸好奇的问:“爸爸,那个帅帅的叔叔是谁呀?”

郑可凡说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叔叔而已。”

而站在门外的祁晖,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终于知道自己如果死了,最大的遗憾是什么了,那就是……没有留下生命的延续啊!他仿佛下定一个决心,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可能……会对你们负责。”

※※※※※※※※※※※※※※※※※※※※

新文推荐哟 文案:

车祸导致许骁白失去了三个月的记忆;

醒来后,一个亿万豪门等着他来继承家业;

另一个亿万豪门等着他肚子里12周的崽子继承家业。

许骁白:???不是,这孩子谁的?

现在许骁白面前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自己刚认识一个月的继父,其实是自己的亲爹,带球跑是家族优良传统。

坏消息是,肚子里崽子的亲爹,是自己亲爹的死对头,亿万老男人一个。

此时许骁白陷入了沉思,论带球跑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电脑链接:

手机链接:

喜欢带着庄园养娃致富请大家收藏:(www.geibook.com)带着庄园养娃致富格格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最新章节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txt下载 - 公子寻欢的全部小说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 格格小说网

猜你喜欢: 神将降临[末世]深渊女王[无限]那个渣完元帅就跑的杀马特天王星际童话快穿攻略男神指南星际平头哥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大佬的说好的绝症都被我救活了炮灰不在服务区快穿之腹黑boss攻略计划小蘑菇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海怪联盟[综]反派之路逃婚指南快穿之剧情开始时哭泣的天使真实电影今天也是求生欲很强的一天紫藤花游记绝处逢生[末世]末日(福利文)薄雾[无限]遍地金刚无限塔防反向捕获
完本推荐: 强势逆袭全文阅读随身系统在九零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数字生命全文阅读一拳猎人全文阅读天逆全文阅读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全文阅读[综]觊觎已久全文阅读巨星问鼎[重生]全文阅读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全文阅读快穿之幸福行动全文阅读龙出没注意!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明朝]科学发展观全文阅读凤凰花·续(GL)全文阅读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全文阅读富贵不能吟全文阅读[综]身为唐门弟子,这些是什么鬼?全文阅读攻略计划全文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后我总想弄死九千岁独佳闪婚裙下之臣洪荒:开局自废圣位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渡佛娱乐圈神婆盛世倾颜之毒妃归来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深渊女王[无限]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九零悍媳巧当家未来狩则皇后是朕的小青梅大佬的种田生活男神投喂指南婚后成大佬的掌心宠我快亏成麻瓜了洪荒之永恒天帝从末世开始灵气复苏我真的不想这么莽斗罗之吾娘比比东都市极品医神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大佬夫人有点冷开局签到掠夺天赋诸天大佬苏医生,你笑起来很好看女配她成了大佬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txt下载手机版 - 公子寻欢的全部小说 - 带着庄园养娃致富 格格小说网移动版 - 格格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