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要是不管,那个妻子会不会再被打?”俞良皱着眉回头往楼上看,他的同事一脸习以为常地往楼下走,嘴里回答说:“这种家事我们怎么管,夫妻吵架,难免磕磕碰碰的,别看现在吵成这样报警了,待会儿两人又得和好,咱们要是真管这事,说不定那个当妻子的后面还要怪我们呢。”

俞良仍旧是担心,追问道:“可是我看那个妻子被她丈夫打了不止一次了,刚才她坐在那不说话,看上去情绪不太对劲。”

同事被他纠缠的有点烦,心想这个新来的还是太年轻,他叹了口气还是劝道:“劝你别管了,你还没结婚没经验,结婚就是这样的,生活里不顺心,吵架是常有的事,我老婆生气了,还不是随手往我身上砸东西,我难道还要把她抓起来不成?听前辈一言,家事不要多管。”

俞良看一起出警的同事不想多谈,只好闭嘴,可心里仍然感到担心,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

他的预感是正确的,没过几天他再次接到群众报警,有人要跳楼,一看地方,就是之前去过的那栋楼。

穿着一条米白色裙子,身形纤细的长发女人站在楼顶栏杆旁,面无表情看着底下围观的人,高楼的风把她整个人吹得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摔下来。

出警人员迅速在楼下布置,有人对着楼上喊话,俞良和另一位同事一起,迅速上去楼顶。

在最后一刻,俞良险之又险的拽住了那个跳下去的女人,把她用力拉了上来。可刚才那安静的女人却再度疯狂起来,挣脱他往另一个方向扑过去,俞良眼疾手快地拉住她,不得已用力把她困住。

“女士,冷静点,你先冷静。”俞良半抱着女人,有点狼狈地制止她激烈的动作。

渐渐地,大概是发现自己不能挣脱,那个女人停止挣扎,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她哭得那么绝望而伤心,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为什么,我需要你们救我的时候不救我,我不需要人救的时候又要救?啊?”女人嘶哑而奔溃地蜷缩起来:“你们现在不是在救我啊!”

俞良看到女人露出的肌肤上有各种伤痕,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这是个好看的女人,却因为生活的折磨,变得疲惫苍白。

这个女人叫做沈静秀,曾因为丈夫使用家庭暴力两次报警,却没能得到好结果,她的丈夫被警察找上后,满脸后悔发誓赌咒再不动手,可过后,他就会变本加厉地伤害她。沈静秀忍受不了,跑回娘家,可她的哥哥嫂子劝她回家,忍一忍,她的母亲虽然疼爱她,却也说夫妻以和为贵,想让她生个孩子,说只要生了孩子就会好。

沈静秀曾经有一份工作,可丈夫以备孕为理由,让她辞职回家,后来,就开始不让她出门,三年婚姻,她始终没能怀孕,而丈夫对此不满,更频繁地动手打她。没有任何人能帮她,她也找不到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为什么不离婚呢?”俞良忍不住问。

“因为他说,只要我敢离婚,他就会每天去我家找我,找我家里人麻烦,不管我跑到哪里去,他都会找到我,就算我们离婚了,曾经是夫妻,警察也不会管的……”沈静秀眼神恐惧地颤抖起来,眼里大颗的泪珠往下滚落,整个人都笼罩在毫无生气的绝望里。

俞良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可是他很快就把这想法压了下去。应该还有其他办法能帮她的。

“没用了,我下次,还是要死的,我这辈子摆脱不了那个男人,只有死了。”沈静秀被人扶起来,俞良听到她喃喃自言自语。

心里一突,俞良忽然冲动了一把,他跟上去,认真地对沈静秀说:“不然你离婚吧,然后嫁给我!”

说出口后,他看着女人倏然瞪大的眼睛,又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有点尴尬地解释,“我是说,到时候有我在,你的丈夫肯定就不敢纠缠你了,虽然我们……结婚,但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以后,等以后那个男人放弃了,我们就离婚,你就自由了。额,是因为,我觉得那个只要你离婚后很快再婚,你的前夫就不会再纠缠,要是你有其他人选请他们帮忙也行,我……”

他还没说完,女人就骤然抓住了他的手,非常用力,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抓住他,让他都感觉到了疼痛。

“求你,求你帮我!”沈静秀抓住了面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后来,沈静秀离婚了,接着,他们这两个其实不太熟悉的人领证结了婚。领证那天,沈静秀才发现,这个善良正直还有点冒傻气的冲动年轻人,才满22周岁没多久。

“我已经27岁了,让你帮忙,真是麻烦你了。”沈静秀有点难为情,她比这个小青年大好几岁呢,摆脱了前夫,她感到轻松了不少,而这个名义上的新丈夫是个警察,给了她更多的安全感。

俞良这个时候看到手里的小红本,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结婚了,虽然只是为了帮忙,但他还是瞬间闹了张大红脸。面对打理干净后,显得温婉美丽的大姐姐,他涨红着脸摆手,“不不不,不麻烦,为人民服务!”

沈静秀瞬间笑了出来。

她住进了俞良的屋子,俞良把她让进去的时候结结巴巴地说:“你先在这住一段时间可能会安全点,在这边那个男人应该不敢来骚扰你,屋子有点小,但周围有超市有市场,还挺方便的,你的房间在那边,我给你装了把新锁,你晚上睡觉能把门锁起来。”

他的屋子是养父留下来的,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住在这,突然间来了个女人,俞良非常不习惯,看都不敢多看沈静秀一眼。而沈静秀,她发现这屋子有被匆忙收拾过的痕迹,只是太匆忙,有些地方没能收拾干净,仍然充满了一股单身糙汉的气息。

从沈静秀住进这个屋子里开始,俞良的生活就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晚上下班回家,一打开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再一看,整个屋子好像都明亮了不少,干净的简直让他以为走错了地方,再看到穿着围裙坐在沙发上的沈静秀,俞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一个后跳蹦出去。

“回来了?辛苦你了,先吃饭吧。”

沈静秀看到他,露出一个笑容,俞良被她笑到脸红,有点拘谨地走进了屋,明明是他的房子,可他却有种来做客的错觉,束手束脚的。

俞良被养父养大,两个男人一起生活,很多东西都不在意,身边没有女性长辈,俞良也不知道所谓家的感觉是什么,但沈静秀住下后,他忽然间体会到了。

每天晚上,他都会想早点回家,他知道会有人在家里等他。

这天他回家,打开门,却没看到往日里亮起的灯和桌上的饭菜,只有沈静秀的房门紧闭。俞良有些担心,犹豫了一下敲敲门,问:“你在吗?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他刚说完,门就被打开了,沈静秀满脸仓皇地扑过来紧紧抱着他,语无伦次,“他来了,我看到,我发现他在楼下,早上就看到,后来他还上楼,来敲门……他为什么还要来,怎么办,怎么办……”

俞良看她脸色苍白的模样,也顾不得其他,小心揽着她回到房里,给她披了条被子,“没事没事,你说你的前夫今天到这边来了?不怕,他要是再敢来,我就把他赶走,他不能再打你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他打你的。”

沈静秀盯着他,终于慢慢缓和了心情,有些脱力。几年中不断被打骂,让她对那个男人产生了深刻的恐惧。

看到她嘴唇泛白,俞良站起身,“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

他走出门去倒热水,一回头发现沈静秀跟着他出来了,披着被子在他身后。

“你先喝点热水,我来做晚饭,你饿了吗?我们今天吃面行不行?其实我只会做面,我以前一个人经常吃面的,我做面味道不错。”他尽量找话题,想让沈静秀更放松些。

默默吃完面,两人各自去休息,但是半夜里,俞良突然惊醒,发觉自己身边有人,他第一反应就是有贼入室盗窃,于是条件反射出手擒拿,被他按在床上的人发出一声痛呼,软绵绵的,很熟悉,俞良一愣,马上放手。

是沈静秀。

“啊!你没事吧,我以为是小偷,我不知道是你,对不起对不起!”

沈静秀从床上坐起来,咬着唇看了他一眼,然后她仿佛下定什么决心,忽然抱住了他,整个身子贴上去。

俞良感觉胸口贴着两团柔软,下意识赶紧伸手推开,自己往后退了一大步,砰一声贴在了墙上,和被推倒在床上的姐姐面面相觑。

沈静秀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可笑着笑着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我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俞良:“不是不是!”

“我比你大四岁,还嫁过人,你不愿意也很正常。”

俞良:“没有!没有!”

“……那你躲什么?”

俞良眼神往上飘,拉着自己T恤往下遮。因为胸、胸太大了,他刚才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下意识的动作。他闷声闷气地说:“我答应过你的,不能做这种乘人之危的事,而且你以后也要离开的。”

沈静秀静静望着他,“我想以后的日子和你一起生活。”

绝望中的人,似乎很容易喜欢上把自己拉出黑暗的英雄。

他们真正成为了夫妻,并且,沈静秀很快怀了孕,生下了一个女孩。生下孩子之后,沈静秀坚强了不少,也彻底从上一段失败的婚姻阴影中走出来。

而第一次当爸爸的俞良,高兴得简直快傻了,每天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不管做什么都充满了干劲。

“其实,我以前是不准备结婚的。”俞良抱着小小一团的女儿,“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照顾好妻子和孩子,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床上坐着的沈静秀伸出纤细的手臂,把丈夫拉过来,抱着他的脑袋亲了亲,俞良顿时满脸傻笑。

他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遇到有难,他都愿意伸出援手帮一把。遇到路人被抢了包、发现公车上有小偷盗窃、有男人猥亵女孩子、或者只是有人迷了路、看到别人提不起重物,他都会主动上前帮忙。

“他们都说我傻,但我是警察啊,其他人不管,我也必须要管的。”俞良偶尔也会有点郁闷,可他的妻子每次都能理解他,告诉他,做得对。

“我的丈夫是个大英雄。”她总是这么和他说。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们的女儿俞遥也在慢慢长大,她也常常抱着俞良的脖子,奶声奶气地亲他,大声说:“我爸爸是个大英雄!”

俞良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只要有妻子和孩子的支持,不管怎么样,他都能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只是,孩子长大了,似乎对他的不满也在变多,俞良想到自己经常加班,陪伴孩子的时间很少,心里难免愧疚。

他语气沮丧地说:“是我这个爸爸没能更多地关心她,遥遥生气也应该。”已经变成一个大男人的俞良,在妻子面前,仍然像当年那个小毛头一样。

沈静秀亲亲他,“遥遥不是因为你没时间陪她,她是在心疼我。”

俞良:“啊?”

沈静秀:“你不是帮楼上李大爷搬煤气罐吗,家里也没煤气了,我看你在忙,就自己搬上来了,遥遥心疼我累。”

俞良连忙拉起她的手看:“啊,你怎么搬得动,放在那等我回来就好了,手是不是勒红了?”

沈静秀摇摇头,“没事,只是搬个东西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每天在外面工作已经很累了,这些事我能自己做就自己做,我是你的妻子,当然心疼你啊。而且我也不算辛苦,咱们家遥遥越来越懂事,家里的事情都会主动帮我做了。”

想起女儿,俞良也觉得欣慰,“遥遥是很乖,唉,还是我没照顾好你们,下次有什么事,你别勉强做,放在那等我回来,知道吗?”

沈静秀只好答应了他,“好,我知道啦。”

他们的大女儿刚上初中时,沈静秀再次怀了个孩子,俞良本来不想要,可沈静秀却舍不得,所以最后还是留了下来。“遥遥一个人太寂寞了,我们亲戚都不多,以后等我们老了,她有个兄弟姐妹帮衬着也好一些。”

俞良是那么期待着第二个孩子的降临,可他却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预产期临近的时候,俞良特地申请了好几天的假期,想要陪着妻子生下孩子。

“你不要这么紧张,没事的,都是第二次生孩子了。”沈静秀笑得无奈又温柔。

“不然我们今天就住进医院吧?”俞良看着她的肚子,有点焦虑地建议。

沈静秀只好温声安慰,“你放心,没事的,本来就是定的过两天到医院待产,这么早去干什么?在医院又不方便。”

俞良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他的电话却响了。

“俞良,本来你在休假不该打扰你,但是这边真的有个事要你帮忙。你还记得上次在东阳那边被亲爸虐待的孩子吧?刚才我们接到报警,那个孩子的爸爸死了,在家里死了两天了,今天才发现,那个孩子也被关在家里,在他爸尸体旁边待了两天,我们现在在这边,这孩子情况有点不对,我们几个同事都拿他没办法,你不是和这孩子关系不错嘛?之前在局里你还照顾过他的,你看你方不方便过来看看这孩子?说不定有用……”

俞良有些犹豫,听到电话的沈静秀却说:“没事,你去看看吧,我这边没事的,有什么事我就给你打电话。”

俞良很快离开了,他离开前嘱咐道:“你先打电话给岳母,让她今天过来照看一下你。”

沈静秀摸着肚子站在门口送他:“好,你在外面也小心。”

俞良下了楼,想了想不放心,又跑上楼,敲开房门,“有什么事,你就跟周围邻居说一下,请他们帮忙。”

“好。”

沈静秀扶着腰坐在沙发上,给家里打电话,是嫂子接的,语气非常不好。

“我家小俊发烧,我和你哥都要工作,妈要在家照顾小俊,你老公呢,他不照顾你,老是想着让你娘家妈去照顾,当咱妈免费保姆呢?”

沈静秀最后只得挂了电话。她看着肚子叹了口气,心想,算了,也就一天,应该没什么事,说不定晚上俞良就回来了,而且明天女儿也会从学校回来,不会有事的。

血腥味,充满了整间屋子,穿着初中校服的女孩子站在家门口,书包砰一声摔落在地。

俞良没想到会耽误这么久,那个一声不吭呆呆傻傻的孩子看到他后就哭了起来,抱着他怎么都不肯放,所以他和同事们一起处理这些事故,忙了一整天,直到他接了一个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心里莫名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接起电话,听到了女儿的声音。

出事了。

他的妻子和未出世的第二个孩子,都死了。周围的人露出同情可怜的表情,感叹这真是个悲惨的意外,俞良什么都听不下去,脑子里嗡嗡作响。他还记得离开家前,妻子对他微笑着摆手告别,才一天而已,怎么会这样呢?

他浑浑噩噩,直到妻子下葬,他才发现,女儿那天开始,再也没和他说过话。

“遥遥……爸爸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

她才十二岁的女儿打断他,“你说了你会在家陪着她的,你说了的,就几天,就在家陪她几天都做不到吗?等之后,随便你去哪里当英雄都好,就这几天,你为什么要走啊?!”

他应该为自己解释,可看着女儿充满恨意的眼睛,他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不想解释了,因为他心里也在不断责怪自己。

他失去了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

曾经乖巧可爱的女儿,开始变得不再听话,故意惹他生气,她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和他交流。可能是因为亲眼看到母亲的凄惨死状,她的性格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俞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难题。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恶劣,女儿上高中那次,更是让他们的关系将至冰点,他费尽心思,想将女儿送进一个好学校,可她却一意孤行,选择了一个糟糕的高中,俞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能接受女儿讨厌他,故意气他,可是他却不能接受女儿为了故意气他,就这样糟蹋她自己的前途。所以他第一次动手打了这个从小疼爱的孩子。

然而她却那么倔,他越是不准,她就越一意孤行。

父女两个终究越走越远,中间那条巨大沟壑,不仅没有被时间填平,反而被不断撕裂。

很多个夜晚,俞良会想,我是真的做错了吗?选择做一个能帮助别人的好人,错了吗?不管心里有怎样的动摇,但当新的一天到来,他仍旧再次成为那个走在第一线,帮助别人的警察。

那一年,俞良因为救人受了些伤。他从病床上醒来,发现身边摆着一束花,那是妻子最爱的百合花,淡淡的清香萦绕在房间里,让他觉得身上的痛楚都好像减轻了一些。

“还特地买了花,真是谢谢你了。”他对帮忙照顾的同事道谢,同事却说:“不是我买的,是刚才有个年轻姑娘送来的,我以为是你认识的人。”

俞良:“什么年轻姑娘,我不认识……”他忽然顿住,猛地坐起来焦急问道:“是我女儿吗?”他想起来同事不认识,又连忙拿出手机给他看女儿的照片,屏息等着同事回答。

“是她,好像是,很像。”

俞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么多年了,女儿已经成年工作几年,没有了当年的叛逆,只是两人关系依旧不好,他没想到女儿会过来,心里瞬间有些安慰。

他摸了摸那些柔软的百合花瓣,有些期待地想,是不是再过几年,女儿终究会愿意再好好喊他一声爸爸呢?他好久好久没听到女儿喊自己爸爸了。

喜欢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请大家收藏:(www.geibook.com)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格格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最新章节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txt下载 - 扶华的全部小说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 格格小说网

猜你喜欢: 说好的绝症都被我救活了神将降临[末世]机甲爸爸与机甲父亲仇人都变脑残粉[星际][综]藏剑成神系统启动中我全家都深藏不露深渊女王[无限]全宇宙最后一只猫我是如何被迫成为大佬的快穿追爱之无上绝境末世之希望树哭泣的天使[综]无面女王重生未来之一诺千金星际机甲传奇未来水世界紫藤花游记影帝的秘密幼崽军团论在末世种田的正确姿势重生之异兽猎人星际灵厨直播日常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无限塔防快穿之男神攻心系统
完本推荐: 我老公很有钱[重生]全文阅读美滋滋全文阅读倾城小佳人全文阅读你在星光深处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佞妆全文阅读强势逆袭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贴身高手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原配宝典全文阅读逆水成仙全文阅读谁说我,不爱你全文阅读盛世国师全文阅读伊甸园全文阅读傲世总裁追妻记全文阅读权柄全文阅读龙出没注意!全文阅读今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界末日在线临渊行逢春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病娇战神得哄着造化神宫将军有个心尖宠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我在木叶偷发育我的细胞监狱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冷宫娘娘有喜啦文明之万界领主韩警官白首妖师仵作娇娘承平伯夫人的客厅承包大明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机长的全能宅妻夫人她又美又坏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深渊女王[无限]极品全能高手斗罗之吾娘比比东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老胡同女学霸在古代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王者风暴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txt下载手机版 - 扶华的全部小说 - 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 格格小说网移动版 - 格格小说网手机站